环保:破坏是最好的解决

作者:admin  |  来源:未知
 

  2011年,一部反映极端环保运动的纪录片《如果树倒下:地球解放阵线的故事》公映,并引起轰动,该片先后获得了多个电影节的大奖。制片人马歇尔库瑞自我评价道:这是“一部包含了很多惊人时刻的电影”。

  这是一部历时四年的“难产之作”,它还原了一个极端环保组织——地球解放阵线十几年来的隐秘行动,也使极具争议的“环境”成为议论热点。

  2005年12月,美国联邦调查机构开展了一项全国范围的追捕行动,目标是极端环保组织“地球解放阵线之前,这个组织被认为是“美国最严重的恐怖威胁”。近年来,他们进行了数百起恐怖活动,其中最严重的数起纵火案造成数千万美元的损失。

  “地球解放阵线年,英文缩写是ELF。这个组织公然声称,打击以破坏自然环境为自己谋取利益的人,手段则是纵火。每次纵火现场,都会留下ELF印记,以及该组织的著名口号:“你要建,我就烧”。

  “地球解放阵线”袭击的对象包括:伐木公司的营地和木材加工厂、护林站、新建的加油站和炼油厂、转基因试验室、动物屠宰场、浪费建筑材料和能源的豪宅、耗油量大的运动型多用途汽车、滑雪景区等等。

  人们的印象中,环保组织主要还是以示威、静坐等温和的方式表达意愿,再严重一点也不过是在示威中与警察发生冲突,因此,确实很多人不解,为何会有这样的组织长期从事极端活动?

  影片试图用两个典型的事件说明,环境极端分子中,有天生的反抗者,更多的是在与政府和公司的冲突中,由平和转为激进的。

  1995年,政府决定砍伐俄勒冈州华纳溪森林的树木,环保人士发起抵制活动,他们挖断道路,筑起堑壕,封锁进山道路。抵制活动坚持了长达一年,最后,警方和林业执法部门强行突入,逮捕了一些抗议者。“地球解放阵线”立即实施报复,纵火焚烧了一个护林站。

  当地的居民揭露,林业局的工作实际上是为木材公司看守林子的,许多高大的古树被砍伐,其中包括有几百年甚至上千年树龄的。但纵火焚烧护林站被公认为犯罪,不仅市民明确反对,温和的环保人士也认为这种极端行为破坏了环保的声誉。在民主制度下,公众抗议才是推动改革的良方。

  俄勒冈州尤金市区有40棵古树,美得惊人,为了给临近的公司修建停车场,这些树要被砍伐。市民和环保人士发起抗议,市政府决定召开听证会。

  但就在听证会的前一天,市政府突然开始砍伐,于是,十几位环保人士爬到古树上抗议,警察向他们喷射辣椒水。暴力执法行动的电视上转播,许多市民被激怒,温和的环保人士也改变了立场。

  《如果树倒下》,影片用这个事件作为点题,它试图说明极端环保主义的土壤是怎样酿成的。整部电影中,制作者的观点很鲜明:极端环保主义观点激进、手段暴力,但这一切,都是与政府和公司的不断冲突中逐渐升级的,在这种冲突中,温和的人也会变成激进分子。

  麦高文是制片人马歇尔库瑞妻子的同事,当妻子告诉库瑞,麦高文因涉嫌恐怖活动被警方逮捕时,他惊呆了。他说,任何一个见过麦高文的人,都不可能把他和联系到一起。

  麦高文在纽约出生并长大,父亲是一位警察,他大学主修商业贸易,毕业后在一家知名公关公司工作。20岁之前,他是一个标准的宅男,从不愤世嫉俗,也不争强好胜。

  麦高文回忆,2001年,他围观一场抗议活动,在广场遇见一个收集签名的女人,然后就跟她参加了聚会。聚会上放了电影,一幕幕环境遭破坏的画面让他震惊。“我看到真相,不再被蒙在鼓里。于是二话不说,立马加入了组织。”

  家人也感觉到他的变化,姐姐回忆,“一天我回到家,发现他把每一个罐头的标签都撕下来回收,因为他完全沉迷于资源回收。我分不清哪罐是哪罐了,满眼一个模样的罐头。”

  与麦高文同在一个组织的影片制片人蒂姆路易斯评价说,他冲动,倔强。短短几年,他已经从宅男变成了极端分子。

  在监视居住期间,面对镜头回忆近几年的所作所为,他依然认为,自己的行动会迫使破坏环境的人重新审视自己的行为。

  “我目睹了人类在自然前的狂妄。”他说,“我第一次见到原木运输车,心中简直为之一震。有时候看到自己喜欢的东西被破坏,你就会有摧毁它们(破坏环境的公司)的念头。”

  “地球解放阵线”焚烧过一个马肉屠宰场。此前十年,人们一直呼吁关掉那个屠宰场,都以失败告终。于是,这就成了麦高文的逻辑:破坏是最好的解决。“这些公司存在的目的就是盈利,如果突然有一天开始亏钱了,就会迫使他们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的行为。”

  “我觉得自己就和大多数人一样,对可能会推行的体制改革,以及体制可能会自我调节或自我修正,完全丧失了信心和希望。”

  对于被指控为,他则辩解,“当大型的木材公司侵入西北,年代久远的森林被夷为平地,这些人(纵火者)就是英雄,和沾不上边。”

  而对于纵火案的受害方,麦高文的反应很冷血。他反复强调:所有纵火案无一伤亡,破坏的只是不义之财。

  《如果树倒下》上映前,制片人马歇尔库瑞坦陈,影片会引起争议。原因是绝大部分内容是“地球解放阵线”行动和其成员的辩解,而许多当事公司则拒绝拍摄合作,“因为他们认为自己一定会成为这部纪录片当中受唾弃的反面形象”,因此影片的平衡性显然不够。

  环保,也称生态和绿色。2001年911之前,美国把“地球解放阵线”和“动物解放阵线”列为国内最严重的之一,因为他们利用纵火、爆炸、偷窃、放生、破坏和占领办事处等手段达到目的。

  “地球解放阵线”成员遍布十几个国家,它没有组织领导体系,成员之间也没有广泛联系,唯一公开的是它的网站,网站刊登自制燃烧弹、电子定时器的具体方法,以及不被警方侦破的策略和技巧,它的口号是“采取一切预防措施,避免生态环境被伤害”,而“预防措施”主要是纵火。以这种特性看,定位它为恐怖组织证据充分。

  但在麦高文看来,“环保”如同恶魔一样,是个可怕的单词。“似乎只要是和自己意见相左的人便是。不能把焚烧空置建筑物的人称作。”

  “地球解放阵线”的经典言论则是:“我们全力抗击的那些人、机构,以及产业,才是真正的者,大型石油公司造成的巨量石油泄漏,只是罚款了事,检方不会去突击搜查高管。”

  对政府和执法部门来说,分析环保的成因,与打击他们同样重要。麦高文纵火案的检察官说:“当我第一次得知这些纵火案,就意识到现实没有那么简单,当你从人性的角度去了解他们的动机,你会很震惊。”

  有社会学者分析,环保的上升,是因为年轻人都有参与政治的雄心,想表达自己的意见,另外网络也使得他们能在更大的范围内讨论这一问题。

  采用暴力手段的“环保”毕竟是极少数,但近年来,全球范围内,围绕环保的抗议活动愈演愈烈,根本原因是环保人士、政府、公司诉求差异巨大。

  因此,中和的立场和观点越发珍贵,如同影片中一位受访者说的:“环保主义者中有商人、平民、科学家,甚至是伐木工。砍伐树木我能接受,但是全部砍光就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