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

作者:admin  |  来源:未知
 

  提到,人们就会想到美国9·11事件,其实,环保与相比是小巫见大巫,严格地讲,它算不上,它是在极端环保理念驱使下干出一些明知违法而不惜以身试法的破坏活动,美国联邦调查局把这些破坏活动称之为“恐怖组织威胁之外的最大威胁”,但是,恐怖组织发动的事件不常有,而环保组织干出的破坏活动却经常发生,因而美国联邦调查局又把他们列为“头号威胁”。

  “地球解放阵线年,是一个世界性的地下组织,成员遍布十几个国家。它不是一个有形的组织,更像是一个虚拟组织。它没有纵向的组织领导体系,也没有横向的成员之间的广泛联系,它唯一公开的是它的新闻网站,网站刊登自制燃烧弹、电子定时器的具体方法,以及不被警方侦破的策略和技巧,而这样的网站竟然不被关闭!它的口号是“采取一切预防措施,避免生态环境被伤害”,它的“预防措施”主要是纵火,仅在美国就干出了六七百起纵火案件。它的成员都具有极端的环保理念,可谓志同道合,都是自发加入组织,却无需履行任何手续或仪式。组织其实就是他们的名号和标志,组织也不提供资金,所需资金都是成员个人自筹的。比如,某个人,想干坏事了,他在思想上就加入了组织,然后自掏腰包干坏事,坏事干完了,他就匿名宣布是“地球解放阵线”干的,以后他可能继续干坏事,也可能金盆洗手永不再干坏事。可见,这是一个无组织、无纪律、无领袖、各自为战、各行其是、为所欲为的“组织”,永远处于群龙无首的无序状态,因此,警方难以侦破,难以打击,更难以连窝端掉。

  据媒体报道:2001年3月3日,美国西雅图郊外一处崭新社区4栋豪宅样板房被焚烧,每栋价格数百万美元。2001年5月21日,美国华盛顿大学校园内的园艺中心被焚毁,造成损失数百万美元。这两起案件的纵火者是一名32岁的小提琴女教师,系“地球解放阵线”成员。她供述,焚烧华盛顿大学园艺中心,是因为得知研究人员在以基因手段改造树木。出庭作证的是一个34岁的女博士,也是“地球解放阵线”成员,她与这个小提琴女教师曾是好友。这个女博士曾参与4起纵火案,由于与警方合作,她将只面临7年牢狱生涯,而这个小提琴女教师可能面临20年监禁。这个女博士说:“我决定说出真相,让这一切都成为过往。”

  像这个女博士这样幡然悔悟、浪子回头的“地球解放阵线”成员可谓凤毛麟角,绝大多数案犯宁愿把牢底坐穿也不认罪,而且感到无上光荣。在监狱之外,有一群极端环保主义者声援他们,并通过网络为他们募集资金以作诉讼费用。极端环保主义杂志如《地球优先》、《绿色无政府主义》及其网站还优先发表狱中难友撰写的宣扬极端环保主义的文章。

  还有一个世界性组织的名称叫“动物解放阵线”,组织形式与“地球解放阵线”如出一辙,别无二致,只是专门致力于“解放动物”。它的成员经常纵火焚烧从事动物克隆、动物转基因的研究机构;焚毁侵占动物领地的滑雪场;破坏野生动物养殖场,把人工饲养的野生动物放生。这样的案件屡见不鲜,层出不穷,每起案件造成的损失少则几百万、多则几千万美元。一个“动物解放阵线”成员被捕,千百个极端环保主义者为他声援。英国“动物解放阵线”一个成员在狱中绝食而死,其他成员发誓要刺杀10个从事动物克隆、动物转基因的研究者,令科学家们惶恐不安,幸亏没有兑现。

  由此联想到北京的反对转基因人士到中国农业大学大闹转基因院士的学术讲堂、动物保护者堵塞高速公路强行拦截拉狗的卡车,这看上去匪夷所思,其实不足为奇,因为在极端环保主义的驱使下什么事都可能干得出来。古往今来,任何组织、任何主义都会走向极端,走向极端而后物极必反。不偏不倚的中庸之道具有千古不变的普世价值,可是都是在偏倚之后才领悟此道。

  在国外,极端环保主义者并非都是搞武斗,更多的是搞文斗。比如,游行抗议,只要不扔鸡蛋、西红柿、石头、燃烧瓶,就是文斗,男女裸体抗议也是文斗。有时候,文斗也会带来恶果。比如,2009年澳大利亚百年不遇的森林大火,原因之一就是房屋与森林之间没有空地,森林之中也没有空地,本来是要伐木开辟空地以防火灾蔓延的,可是一个个极端环保主义者爬到树上就是不下来,林业部门只好作罢。